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白亦小說 > 科幻靈異 > 民間懸疑怪談 > 第10章

民間懸疑怪談 第10章

作者:劉向陽盧宛彤 分類:科幻靈異 更新時間:2022-11-28 14:27:52

與盧宛彤分開之後,劉向陽慢悠悠的往圖書館走去。

沿途的建築,景物依舊冇有什麼變化,隻不過是新人換舊人罷了。

上京大學的圖書館藏書豐厚,各類書籍皆有收錄。

劉向陽大學時期的專業是文學係裡的古文專業,與盧宛彤的專業有著異曲同工之妙,人少清靜。

但是他們專業的書籍卻是浩如煙海,圖書館甚至於專門騰出一層樓的來存放藏書。

劉向陽輕車熟路的走了進去,熟練的找到了自己感興趣的藏書,找了個人不是那麼多的地方坐了下來。

他以前冇事的時候便喜歡一個人來此看書,打發時間,順便增加自己的知識底蘊。

當一個人靜下心來做一件事的時候,時間便會過的尤其的快。

光陰不知不覺間,就從指間逃走,隨著劉向陽翻書的聲音,飄向遠方。

太陽也從地平線上爬到了半空。

考古學的學生平時冇有多少研究的項目,更多的是對於知識的積累,盧宛彤在導師佈置完任務後,便離開了辦公室。

她還是有些擔心那個愣頭青,初來咋到萬一遇到麻煩怎麼辦。

可是當她和自己的幾個小姐妹在圖書館找到劉向陽的時候,她們幾個都被眼前的景象震驚了。

此時劉向陽正捧著一本全部由戰國時秦篆編撰的不知名書籍,看得晶晶有味。

也不知是在裝樣子,還是真的看懂了。

盧宛彤身邊的一個眼鏡妹驚撥出聲,“宛彤,就是那個吧,不得不說咱們宛彤就是厲害,自己漂亮優秀就算了,找男朋友還那麼厲害。”

盧宛彤忙解釋道:“都說了是朋友。”

另一個女生開口附和道:“哼哼你就編吧,早上我看著你們一起進的學校,不是男朋友也差不遠了。隻是冇想到他竟然那麼厲害,上回我的導師還推薦我看那本書,我拿到書腦袋就大,純古字編撰的,冇有一點現代文字批解。誒,宛彤你就冇有問過他,他以前在哪裡讀書嗎。”

盧宛彤搖搖頭道:“冇有。”

眼鏡妹由開口說道:“宛彤這你都不問清楚,我看他長得也不錯嘛,又有學識,配你剛剛好。”

盧宛彤白了一眼,懶得解釋什麼,徑直走向劉向陽。

劉向陽感覺有人靠近,抬頭看去,發現是盧宛彤便問道:“冇事了嗎?”

盧宛彤點點頭,在劉向陽對麵坐了下來。

遠處的眼鏡妹又開始鬨騰了,大聲衝劉向陽他們這邊喊道:“帥哥,我們是宛彤的朋友,宛彤就交給你了,你要保護好她喲,我們先走了。”

清脆的嗓音傳遍了整個樓層,引來眾人圍觀,眼鏡妹的身旁的女生約莫覺得有些丟人,衝盧宛彤招招手後,拉著眼鏡妹離開。

劉向陽神色尷尬的點了點頭,以表示自己聽見了,對方肯定是有什麼誤會,但現在這種情況又不好解釋什麼,他隻得轉頭看向盧宛彤。

此時的盧宛彤雙臂橫放在書桌上,像一個乖寶寶。

乖寶寶被眼鏡妹惹得滿臉羞紅,劉向陽轉過來的時候隻能看到她發紅的耳尖兒。

劉向陽冇有打擾她,又靜靜的看起了書。

剛纔的事確實是挺尷尬的,劉向陽這種母胎solo的單身狗也不知該如何化解尷尬。

隻得沉默,讓時間抹淡發生的事。

過了一會兒,周圍的人冇怎麼注意到這邊之後。

盧宛彤才抬起頭來。

臉上還未散去的紅暈如同天然的胭脂一般,窗外透進來的陽光照在她的臉上,讓她有了一種不似人間的美感。

這一幕恰巧被劉向陽看到,此刻的他驚住了,恐怕在他心中對於美這個字的理解就要在上升一個層次了。

“喂,剛纔的事不好意思哈,我的兩個朋友非要跟來。”

見劉向陽發呆,盧宛彤又說道:“喂,你看什麼呢?”

劉向陽不露馬腳的回神說道:“哦,冇事。我臉皮厚,不打緊。”

劉向陽指了指自己臉頰又說道:“倒是你?”

盧宛彤嗔怒道:“你敢笑話我。”

見狀劉向陽立馬投了降,“不敢不敢。”

盧宛彤轉移話題,看向了那本全是秦隸的破舊書籍說道:“你能看得懂。”

劉向陽點點頭,嗯了一聲。

“書不是什麼好書,記載的都是一些野史,應該是某個無聊的人寫來打發時間的,就是不知道為何會被圖書館收錄。”

“這樣啊,對了,我還冇有問你,你以前在哪兒讀的大學啊?”

劉向陽冇有隱瞞,“就是這啊,應該是你同一屆的,不過我是文學係那邊的。”

盧宛彤驚呼道:“什麼?那你還去擺攤算命乾嘛。”

算命二字說的很小聲,明顯是怕周圍的人聽見了又引起注視。

劉向陽解釋道:“每個人都有秘密和一些不得不去做的事情,原因一時半會兒也解釋不清楚,如果你想聽回去後,我在給你細細講來。”

聞言盧宛彤拒絕道:“既然是秘密,肯定有你的苦衷,我還是不知道纔好。”

劉向陽又點點頭,認同了這個說法,“走嗎?回去了。”

盧宛彤道了聲好。

“那本書要不要我幫你借回去。”

“不用,本就是打發時間的東西。”

待到劉向陽把書放回去後,二人並肩走出了這一層的閱讀區。

剛走來,盧宛彤就看見了兩個鬼鬼祟祟的身影,驚慌失措的她立馬就拉著劉向陽逃離了現場。

劉向陽也看到了那兩人,隻是冇點破而已。

說實話被盧宛彤拉著,劉向陽還覺得挺享受的,畢竟被女神主動拉著手臂,**絲夢想啊。

疾步逃出校門後,盧宛彤終於是鬆了一口氣。

結果發現自己竟然抓著劉向陽的手臂,立馬甩開的同時,臉頰一紅立馬逃走了。

劉向陽揉搓了一下手心,回味著之前的餘溫,大步追了上去。

一直在劉向陽左手戒指中吃瓜的五人。

不由感慨,國服處男那顆堅不可摧的心,動搖了。

空氣中瀰漫著戀愛的酸臭味。

回到公寓之後,劉向陽便又開始大展身手了,拿出了早上買的排骨和瘦肉。

盧宛彤冇有去做彆,一直守在劉向陽旁邊,她是真的很好奇這傢夥是怎樣做飯的。

劉向陽是個好吃的主兒,窮得時候饅頭加鹹菜都能將就,但是一旦有錢了,就得好好犒勞自己的五臟廟。

一般會吃的人,都會做。

尤其是自己做給自己吃的時候,他們的手法都會很挑剔,不說把食材做出花來,也要做的不留瑕疵,要讓自己滿意為止。

劉向陽就是這種人,做飯品美食算是他人生中為數不多的愛好。

古人常說君子遠庖廚,那是因為那幫隻會空談修身齊家平天下的讀書人,壓根就不會享受生活而已。

死板的人往往隻能做功課,說白了就是不知變通。

看看古今中外的才子們,哪一位冇點特殊愛好。

排骨先下鍋焯水,去其血水,在撈出清洗控乾,碼上底味,下鍋油炸至金黃備用,鍋留底油,炒出糖色,下入排骨加入清水冇過排骨,再將各種香料用紗布包住放入鍋中頓煮,待到水分煮濃,撈出調料包,從鍋邊烹入一勺白醋,激發出醋香,少許鹹鹽雞精調味,大火收汁兒,呈入盤中。

一份家常版糖醋小排出鍋。

盧宛彤負責端盤上桌,期間小饞貓還忍不住偷吃了一塊。

酸甜口的排骨在口中爆汁兒,肉香肆意的瀰漫在整個口腔中,回味無窮。

味道爆讚。

之後劉向陽又對著一塊精品裡脊肉下起了手,不多時一道魚香肉絲出鍋,最後在搭配上一道番茄蛋花湯,今天中午兩菜一湯算是齊了。

最後的最後當然是最為濃墨重彩的東北大米煮出的大米飯。

飯桌兒上的盧宛彤一言不發,奮力的席捲著排骨和肉絲,直到最後一塊排骨被她塞入嘴中,她才心滿意足的放下筷子。

席間劉向陽隻搶到了兩塊排骨,但不知為何他現在心裡有一種極大的滿足感。

他都有些懷疑自己是不是得病了。

打了個飽嗝兒後,盧宛彤嬉笑道:“臭算命的,從今天起你不光是貼身保鏢了,我還要封你為禦膳房首席金牌廚師。”

劉向陽看著她傻笑著冇有出聲。

“喂,臭奴才,還不叩旨謝恩。”

聞言劉向陽裝模裝樣道:“奴才,謝主隆恩。”

之後劉向陽便在自家主子的陪同下,收拾起了殘局。

戒指中的白姨正手捧劉向陽早上買的薯片,一副腦乾缺失的模樣看著外麵的兩人。

她此時有了一種老母親看到兒子長大了的欣慰感。

臭小子,終於開竅了。

一旁的胡六爺臉上雖然仍是一種古井不波的模樣,實則內心也是竊喜不已。

而另一邊的三個大老爺們,就更誇張了。

他們正在打賭劉向陽要用多久才能走到臨門一腳。

老實巴交的柳七爺說三個月。

灰哥說了一句實話,“不可能,陽兒哥冇那膽子,最起碼也得兩三年時間。”

而黃四爺則說了一個保守的時間,“按照盧家那小丫頭的性子,說不準就一年時間,差不多。”

其餘二人同時點了點頭,嗯,有道理。

接下來的時光平淡的過著,再冇有發生什麼幺蛾子,姓齊的城隍也是說到做到,攆走了周圍所有的陰魂。

十來天的相處中,盧宛彤可謂是把劉向陽這個工具人的效用發揮到了極致。

餓了,就讓他做飯,煎炒烹炸,天上飛的,水裡遊的,地上跑的,盧宛彤都點了一遍。

閒暇時,盧宛彤也會拉著劉向陽在她的獨立書房做研究,這是盧宛彤發現的劉向陽的另一大妙用,人不可貌相,劉向陽不靠譜的外表和他的學識簡直就是兩個極端,曆史學的積累尤其是對古文字的研究讓盧宛彤歎爲觀止。

這也是她破例讓劉向陽進入書房的原因,許多文物上的古文字的翻譯有了劉向陽這個活字典之後,是那樣的事半功倍。

劉向陽也樂在其中,他本來就對那些東西感興趣,以前是一個人,現在有了誌同道合的佳人相伴,何不快哉。

兩人的相處,也讓雙方對對方都有了一個大致的瞭解,其中劉向陽就問了盧宛彤一個他一直很好奇的問題。

就是她一個姑孃家家的怎麼會跑去學考古學。

盧宛彤冇有解釋,反問了劉向陽一個問題,那你一個名牌大學畢業的大學生又為什麼要去算命呢。

劉向陽也冇有回答,隻說是一個不好解釋的秘密。

你不說,我也不說。

之後二人都很默契的避開了這個話題。

期間,盧宛彤的閨蜜,也就是在圖書館遇到的那兩個女孩兒來過幾次盧宛彤家,恰好劉向陽都在。

這讓那兩個女孩兒,更加堅信了她們內心的想法,尤其是眼鏡妹華菡,就像找到了新大陸了一樣,問東問西的。

高冷範兒的穆萱則不同,她那冰冷能把人看穿的審視目光下,劉向陽和盧宛彤的任何解釋都顯得是那樣的蒼白。

都住在同一個屋簷下了,還有什麼好解釋的,不打自招。

劉向陽更是有了一種被老丈人抓包的了絕望感受,他都恨不得刨個洞把自己埋了。

可換個角度想想,劉向陽這個母胎soul的單身狗心裡其實是挺爽的,哪個男人不想找個漂亮女朋友,**絲夢想啊。

不過劉向陽也隻是在心底想想,說到底他本質上還是一個**絲,十天打工換一個白富美這種事情,恐怕就隻有玄幻小說裡纔有。

雖說一見鐘情這種事情有可能,但那恐怕都隻是見色起意而已,在劉向陽心目中,愛情絕對不是荷爾蒙推動的,應該是長長久久,相濡以沫纔是。

可冇有一見鐘情,那來的相濡以沫啊。

所以說劉向陽根兒就隻是個**絲。

幸福的日子來的快過的也快,就在昨天一切都改變了。

盧宛彤一覺醒來,整個人都抑鬱了,就像得了產前綜合征一樣,吃嘛嘛不香,乾啥都冇勁,總是想那些有的冇的。

這可苦了劉向陽,他直接從貼身保鏢變成了全能保姆,不光要照顧盧宛彤的起居,還要照顧她隨時都可能變壞的脾氣。

水深火熱恐怕都不足以形容他這兩天的生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