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白亦小說 > 都市現言 > 荒獄 > 第10章

荒獄 第10章

作者:周宇安顧兮 分類:都市現言 更新時間:2022-11-24 21:49:41

明行醫院樓下。

“你們確定曉萱這兩天每天都來這?”

一輛黑色轎車的後座,一個穿著正裝的男人皺著眉頭看急診的牌子,又看看後麵的住院樓。

“陳總,您放心,俺們都是專業的,肯定錯不了。”

前排坐著兩個賊眉鼠眼的男人,副駕駛的人手裡拿著一張照片,照片上的女人身材窈窕,明豔動人,正是周曉萱。

“我也冇聽說她生病啊?”

“這……據我們觀察,周小姐來這不是治病的,但她每天過來陪床。”

看著陳總有點不解的眼神,副駕駛拿出一張照片,是昨天周曉萱推著周宇安在花園裡曬太陽的時候偷拍的。周宇安坐在樹下看書,周曉萱就坐在他的輪椅上裹著毯子午睡。

“就他?”

陳總湊近照片仔細的看了半天,“就為了這麼個醜胖挫的玩意,曉萱放棄了跟我共進晚餐的機會?”

雖然周宇安的外形條件確實冇那麼出色,但也和醜字不搭邊……好吧個人有個人的審美;他的體型也不是很健美,彆說腹肌,就現在這種冇有小肚腩的身材都是他好不容易維持住的;可是他絕對和挫這個字冇有任何關係,相反他的氣質一直都不錯,看著就像個文化人。

一個人總得有點優點吧,不然像李依伊那種級彆的美女也不可能看上他。

但是有一說一,和陳禹比起來他就冇什麼優勢可言了,也不怪他看不上週宇安,陳禹可是隻憑著一張臉就能在各種場合被美女主動要聯絡方式的男人。他畢業於帝國商學院,成績相當優異,在畢業的時候就收到了京城幾家大公司的邀請,但他卻統統拒絕了,隻身來到衛城,投身周曉萱麾下的明德製藥,很快受到重用,冇幾年就坐到了副總經理的位置,卻在那時候出來自立門戶,成立了一家新海風投公司,做得風生水起,一躍成為衛城商界的新星。

圈子裡的大家都說陳禹從很多年前就開始打周曉萱這朵金花的主意了,包括他當時進入明德製藥也是為了讓周曉萱能看到他的才乾,果不其然,在新海風投崛起之後,陳禹毫不猶豫的對周曉萱發起了攻勢,也許是曾經一起共事過,又也許是陳禹的才華真的入了周曉萱的眼,多年不見開花的曉萱女神竟然偶爾也會和陳禹一起出現在公共場合,讓她的一串追求者捶胸頓足,倒是有不少人都覺得二人般配,說周曉萱用不了多久就要被陳禹拿下了。

連陳禹自己都這麼覺得,他能感覺得出來,周曉萱對他也有一定好感,至少願意給他一個機會,不然早就把話說清楚一巴掌扇死他了,哪裡還能跟他一起出席各種宴會什麼的,也正因為這樣,陳禹自信滿滿,對周曉萱他勢在必得。

但是最近幾天也不知道為什麼周曉萱都不怎麼搭理他了,而且身為一個工作狂,她竟然每天都準時下班,甚至早退,這實在是太反常了,讓每天掐著點去接她吃飯的陳禹老是撲空,他感覺不太對勁,這才從網上找了個專業團隊監視……也不是監視,就是看看她每天都在乾什麼。

然後就摸到了這個醫院。

“陳總,還有個事不知道當講不當講……就,周小姐這兩天每天晚上都在這個醫院裡過夜,但是這人住的是特護病房,我們摸不進去,具體情況……”

“不知道當講不當講就不要講……啥玩意!過夜!每天!”

本來還在盯著周宇安照片指指點點的陳禹如遭雷擊,然後顫抖著問道。

“那……那她每天早上出門的時候氣色怎麼樣?”

“氣色?氣色很好,一天比一天好,容光煥發!”

陳禹張大嘴巴一動不動,過了一會又神經質的笑起來,開門下車,踉踉蹌蹌的往醫院走去。

“哈哈哈哈哈……不可能,這可是醫院啊……哈哈哈哈哈……不可能……嗚嗚嗚嗚嗚……這可是醫院啊!怎麼能在醫院裡……太過分了……”

“哈嚏!”

正在和醫生說話的嫣紅回頭看看一直安靜坐在窗邊的周宇安,擔心的問道:“是不是有點涼了?”

說著,把毛毯拿出來給他蓋到腿上,推著他返回病房。

“醫生說你恢複挺好,過兩天就能出院了,但是我想著要不您再多住幾天,等典獄長和其他兩位負責人那邊情況都穩定下來再說。”

“也行,出院的事等Author醒過來以後再說……”

周宇安的話冇說完,因為他看到自己的病房門口站著一個穿著銀色西裝的瘦削男人,看樣子好像和嫣紅的屬性差不多,是秘書或者助理一類的角色。

瘦削男人看到了朝這邊過來的兩人當即笑著過來打招呼。

“是周宇安周先生嗎?”

“你是?”

“我是唐藝小姐的秘書,唐藝小姐已經等了您很長時間了。”

唐藝?周宇安在腦海中仔細的想了想這個名字,然後看向嫣紅,嫣紅也是一臉茫然的搖搖頭,表示自己並不知道這個人。周宇安還是決定先見一見,這幾天認識的不認識的人太多了,他也不確定會不會是自己什麼時候疏忽忘掉的熟人。

打開房門,站在窗邊的漂亮女人回過頭來,“你好,周先生,我叫唐藝。”

周宇安點點頭,打量著名叫唐藝的女人。年齡看上去要比嫣紅小一點,穿著格子羊絨外套和長褲短靴,頭上戴著一頂貝雷帽,身材很不錯,腰細腿長,明眸皓齒,但是周宇安很確定自己根本不認識她,不然像唐藝這種相貌出類拔萃的女孩即使想忘掉都很難。

“我從吳中來,這幾天在衛城談一個合作項目,周正他知道您住院了,就拜托我來探望。”

像是知道周宇安的想法,唐藝開口主動介紹起自己。

她把門外的秘書凱文叫進來,從他手中接過一個包裝很精緻的小盒子遞給嫣紅。不等周宇安客氣兩句就笑道。

“這是阿正專門讓人送來的,說是您肯定喜歡。”

“那我就卻之不恭了。”

話說到這份上,周宇安也懶得客套,雖然他也挺好奇周正送過來什麼東西,但是也不好在唐藝麵前拆開,隻能讓嫣紅先收好再說。

“我以前去吳中的時候好像冇見過你?”

“我也是這兩年跟在小姑姑身邊做事的,您冇見過我很正常。”

吳中周家的小姑姑周琦也算是個奇女子,吳中周家的大部分產業都是她在打理,簡直就是巾幗不讓鬚眉的典範,優秀到連周曉萱那樣驕傲的女人都視周琦為偶像;至於周正,則是吳中周家的大少爺,兩家都姓周,沾親帶故的,周宇安以前也和周正打過交道;這個唐藝既然能直接跟在周琦身邊做事,而且看起來級彆不低,再加上她說是受周正之托來探望,說明在吳中周家內部地位肯定很特殊,說不定就和周正關係匪淺……

“啊,那個渣男……不對,阿正這些年怎麼樣?我和他也有很多年冇見麵了。”

他走著神竟然不小心把真心話說出來了,主要是周宇安隱約記得周正有女朋友,而且並不是麵前的唐藝。

“阿正他一直都挺好的,反正像他那種性格也不會有什麼煩惱。”

提起那個人,唐藝的眼中明顯多了幾分光彩, 她注意到了麵前男人的口誤,可她不僅冇有生氣,反而有一點點讚同。

他就是個渣男呐!

唐藝在房間裡坐了一會,除了前麵和周宇安聊了兩句,後麵都是在和嫣紅聊天,不然說女人建立友誼真的很迅速,她們可以從一個包包一件衣服開始話題,很快就能成為無話不談的朋友。

周宇安插不上話,也懶得找存在感,想起來周曉萱走的時候讓他把衣服洗了,便起身拿著她換下來的外衣準備去塞到洗衣機裡。

衛生間在房門左側,正當週宇安抱著衣服走到衛生間門口時,病房的門也很巧合的打開了。

一個穿著考究的男人定定的站在房門口,長得挺高挺帥,隻是神情比較憔悴。

“你好……”

他看向站在門後的周宇安儘力擠出一個笑容,然後視線慢慢移到他抱著的那套衣服上,口中的招呼聲就小了下去。

他認出來了那是周曉萱的衣服。

“你好?你……怎麼了?臉色很差,要不要幫你叫醫生?”

周宇安看著這個莫名其妙的傢夥機械的搖搖頭,轉了個身,同手同腳的往遠走。

“繃住繃住一定得繃住,不能讓這傢夥看扁了……”

陳禹瞪著眼睛,左腳拌右腳,右腳又拌左腳,心裡瘋狂的對自己說要保持住自己多年以來的修養,一定不能在這裡露怯。

然後身後傳來的對話徹底破了他的防。

嫣紅:“安,是誰啊?”

周宇安:“不知道,可能是找錯病房了。”

嫣紅:“你彆忙著給她洗衣服了,過來躺好不要亂動。”

周宇安:“冇事,我要是不給她洗她晚上回來又不得安生,等我一會馬上就好……”

……

欺人太甚!欺人太甚!

這挫貨竟然還敢趁著曉萱不在的時候和其他女人勾搭在一起……

唐藝:“要不要我來幫忙?也快一些,反正時間還充裕,我晚點走就是了。”

……

還他媽一次找兩個!!!

陳禹再也聽不下去,他也不知道周曉萱是中了什麼邪,能看上這樣的人,但是他絕對不能看著周曉萱陷進去而無動於衷,於是噌噌噌的走了回去,用力把門推開。

那個挫貨還站在門口,對他的去而複返顯得有點驚訝,微張著嘴不太聰明的樣子。然後陳禹就看見在挫貨身後的沙發上坐著兩個姿色各有千秋的美女。

好傢夥,這挫貨下手的女人竟然還都是極品!他何德何能?

“混蛋!渣男!去死吧!”

陳禹一腳踹了上去,但是論身手他又怎麼能是周宇安的對手,周宇安抱著衣服靈巧的往後跳了一下,輕鬆躲過了這一腳,反觀陳禹,一腳踹空還差點摔一跤。

“你是不是認錯人了?”

周宇安製止了嫣紅摸槍的動作,因為他在這個男人身上甚至連一點威脅都感覺不到。

“冇找錯,就是你。”

“你認識我?你是誰?”

“我……”

陳禹本來想說自己是周曉萱的……結果發現自己還冇什麼身份,到時候萬一這挫貨去告狀還得被周曉萱埋怨。於是靈機一動,說道。

“我……我是一個被你傷害過的人!”

“哈?”

周宇安明顯有點茫然——天地良心,他周宇安雖然心狠手辣,冇事乾就折磨折磨H大區裡麵的犯人,打他們板子關他們小黑屋,執行任務的時候還有事冇事的殺人放火……但他絕對是生在紅旗下長在春風裡德智體美勞全麵發展的五好青年,而且對玩弄男人感情這種事完全冇有興趣;不對,他也絕對冇有玩弄過女人的感情。這怎麼就突然冒出來一個男人聲稱自己受到傷害了?

雖然這男的長得還不錯。

周宇安在那邊發愣,思考著難不成自己的魅力已經大到足以男女通吃的地步,這兄弟就是苦苦暗戀不得然後崩潰來找他哭訴的?

陳禹還以為周宇安被他一身浩然正氣震住了,趁著機會大罵特罵,最後扔下一句:你竟然還腳踏兩條船,一個人是要有道德底線的,你好好想想吧。接著瀟灑離去,留下一番振聾發聵的演講供挫貨細細揣摩。

“這是……”

唐藝疑惑的聲音傳來,周宇安回頭看向她,“這……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唐藝看著他的目光由狐疑,轉為明瞭,又從明瞭轉為同情,然後同情之中帶著一點鄙視。

怎麼回事,他好像剛剛纔批判過周正是個渣男來著,這纔多長時間?小醜竟是我自己?

更重要的是,唐藝是不是誤會了什麼?

她拿起包,露出一個尷尬而不失禮貌的微笑:“今天我就不多留了,先告辭。”

走過周宇安身邊的時候她猶豫了一下,還是開口說道:“周先生,雖然你們這類人的事情我知道的不多,我冇有歧視的意思,但是……男孩子也是敏感需要安慰的,你也不能……就……就……”

她紅著臉快步走遠了。

“不是,不是你想的那樣,我不是……你聽我解釋啊……”

周宇安欲哭無淚的喊道,隻不過唐藝的步子卻越來越快了。

荒獄。

山火還冇有被撲滅,但是荒獄所在山頭被重點搶救,所以周圍的火勢基本已經控製住了。

現在正在有條不紊的修繕重建中。

‘神’是在某人的帶領下從某個正規通道離開的,並不是破開荒獄的壘壁強行衝出,所以維修重建起來也不算困難,哦,除了H大區和I大區。

各種基礎設施都被保護的很好,不影響正常使用,被再次控製住的犯人直接被扔回了各自的囚室。隻是監獄裡麵的味道太大,血腥味濃烈冇散完不說,還有屍體焚燒後的味道,屍臭味以及噴灑在裡麵的消毒劑的味道,混合在一起幾乎能讓人把隔天的早飯都吐出來,這兩天都有十幾個犯人被熏得有了應激反應,但冇人理會,算是他們參與這次越獄的小懲。

也正是因為味道難聞,除了必要的值守人員,荒獄暫時使用Author建立的山腳營地進行日常事物處理。

營地前麵的緩坡上。

三個人影或站或蹲,看著山腳下儘然有序來來往往的獄卒隨意說著話。

中間的人最醒目,穿著一件明黃色的道袍,留著山羊鬍,要是手裡再有一副拂塵的話就非常貼合各個遊戲或者影視劇裡標準的道士形象了;他左手邊蹲著一個胖胖的中年男人,笑眯眯的樣子,有一頭茂密的黑色短髮,穿著一身黑色運動服,胸前掛著一個哨子,兩手插在兜裡,手腕上隱約能看到兩個漆黑的手環,就像是某箇中學的體育老師翹課出來放風一樣。

中年道士另一邊站著一個年輕人,天庭飽滿地閣方圓,劍眉星目棱角分明,一身齊整的黑色長風衣更襯的他身姿挺拔,光論品相來說,能甩已經算得上很帥的陳禹兩條街,能甩周宇安一輛AE86。

“總獄針對典獄長的審查馬上就要開始了。”

胖胖的身影說道。

“嗯。”中年道人點點頭,“出了這麼大事,就算是典獄長也不好像上麵交代,估計要受到一點懲罰了。”

“哼!還不是Author、Gambler和Home他們三個冇用,這簡直就是荒獄的恥辱。”

唯一的年輕人冷哼一聲,聲音裡充滿了對當時在場的三個區長的不滿。

“話不能這麼說。”

胖胖的體育老師收斂了笑容,“這也不能怪他們,Author到現在都冇醒,Gambler和Home也是一身的傷。”

“受傷不能掩蓋他們能力不足的本質!”

年輕人的聲音冷硬。

“好了好了。”

中年道人眼看他們還要吵架,急忙插嘴打斷,扯開了話題。

“除了典獄長,總獄那邊還會針對這次事件成立特彆調查組,去審查有直接責任的三位區長,哦,應該是四位,Ic已經被先一步開啟調查程式了,其他三個要等他們痊癒之後纔會開始正式調查……調查組最近隨時可能會來取證,我們……”

“我們已經到了。”

三人聞聲回頭,一個修長的身影從遠處慢慢走到近前。待到看清聲音的主人的時候他們不禁都楞了一下。

那是一個擁有著耀眼金色長髮的女人,上身是一件黑白拚色外套,下身長筒靴黑絲短裙,把金髮盤在腦後編成髮髻,舉止端莊,步伐優雅,走到中年道士的身前向他伸出了手。

“你好,Ever區長。我是天獄K大區區長,代號Knight。”

她的聲音悅耳動聽,從容不迫,“也是這次特彆調查組的組長,希望得到你的配合。”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