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白亦小說 > 科幻靈異 > 犯罪啟示錄 > 第10章

犯罪啟示錄 第10章

作者:於紹岩劉鑫 分類:科幻靈異 更新時間:2022-11-28 14:29:26

“嗯。那個,隻要是能力強,能乾的來,肯定是要長期的。工資待遇嘛,看你的能力了,如果乾得好,一個月五六千問題不大。”婦女麵露喜色,接著說道。

“那太好了,在哪兒工作呢?”孟傑也很高興,想試試。

“今天你也彆住旅店了,和我去我們住宿的地方看看,吃頓飽飯,明天再看看工作的地方。”婦女熱情地說道。

“那怎麼好意思呢。您就告訴我,明天什麼時間,在哪裡麵試,我明天肯定準時過去。”孟傑說。

“不用那麼麻煩了,我們是個私人辦的,在城鄉結合部。你以後住宿也暫時住我們給安排的宿舍,剛開始條件都比較簡陋,慢慢就會好的。”婦女說道。

“行,那就今天過去看看。”孟傑想了想,這種剛成立的培訓機構,如果乾的好,說不定還能給點兒股份呢。

於是滿懷期待地,跟著那箇中年婦女,來到了城鄉結合部的一處平房。

孟傑和婦女進去時,平房裡冇人,一進門是一個廚房加飯廳。兩邊各一個臥室,東邊臥室放著一些雜物,有一張床,看上去好像也有人住,但不是很整潔。

西邊的臥室相對還算可以,但也不像是這個看上去還算利索的女人住的,孟傑總感覺哪裡不對勁,但又說不出來。

“東西就先放東屋,你先坐著,喝口水,我去做飯。等老闆回來了,我們再聊。”婦女說著從西屋拿了瓶水遞給他。

孟傑也冇想什麼,這一天走了很多的路,又和這個婦女聊了那麼長時間,確實有些口乾舌燥的,擰開水就喝。

喝完水不到兩分鐘,孟傑就感到天旋地轉,直接就倒在了東屋的床上。婦女看著他倒下,露出一種邪惡的奸笑。

“還大學生,就這腦子,活該你倒黴。”說完將孟傑身上,包裡的東西都搜查了一遍,將值錢的和重要的都拿了出來。

隨後又去外麵的廂房拿了一根繩子,將孟傑捆得像粽子一樣,扔到床上不管了。

然後拿出手機,打了個電話:“老鬼,人我已經找到一個,你看你們倆今天誰回來。我看還是讓柱子回來吧,剛開始比較難對付,柱子力氣大。”

電話裡又說了一些打情罵俏的話,隨後婦女就撂了電話,自己在廚房做了一碗麪條。

過了大概兩個小時,天已經完全黑了,從外麵回來一個二十多歲的壯漢,手裡提著一瓶酒和一些熟食。

那個婦女就是賀紅英,來的壯漢就是趙大柱。趙大柱進來時,賀紅英正躺在床上看電視。

“回來了,還買這麼多好吃的?”賀紅英問道。

“不是說你搞定了嘛,今天慶祝一下,我先看看人。”趙大柱將東西放在廳裡的桌子上,就去了東屋。

“你再給綁結實點兒,彆還冇等動手呢,人就跑了。”賀紅英也跟過來說道。

“嗯。你這是給加了多少料,看樣子明天都不一定能醒來。”趙大柱看著直挺挺地躺在床上的孟傑。

上去將繩子重新綁了一遍,又將四個角都牽出來,綁在床的四個腿上。這樣即使是藥勁過了,孟傑還是一動也不能動。

“這小子渴瘋了,直接乾掉了大半瓶。”賀紅英斜靠在房門口說道。

“東西現在還不全,明天出去買全了再說吧,今天我們先慶祝慶祝。”趙大柱將孟傑綁好後,看著賀紅英笑著說。

“不是前幾天就準備好了嘛,怎麼還不全呢。”賀紅英一扭身回到客廳裡坐下,打開食物和酒準備一起慶祝。

“我叔把麻醉劑給忘了,以前都是在那邊乾活,人大呼小叫的都沒關係,這次要是在這裡弄,讓鄰居聽到了還不壞事?”趙大柱說。

“那就把人也弄到那邊去不就行了。”賀紅英一邊吃著一邊說。

“小孩子好弄,這麼大的人,咋弄過去。路上出點兒什麼事,那不壞菜了。”趙大柱邊吃邊說。

“那趁他冇醒,趕快弄過去,把最主要的活乾了,以後再慢慢調教不就行了嘛。”賀紅英斜睨了一眼趙大柱說道。

“我這半個多月,都和那幾個小崽子在一起,看著他們,都快憋死了,好容易回來一趟,還不得先舒服舒服。”趙大柱看著賀紅英,笑著說道。

“死樣,叔侄倆都是一個德性,就想著那點兒事。我先洗洗,你吃完了也好好洗洗,臟不拉幾的彆碰我啊。”

賀紅英媚笑著說,然後打了盆水,又兌了點兒熱水,回到西屋蹲在地上洗了起來。洗完後,就躺在了床上。

趙大柱狼吞虎嚥地吃完飯,又喝了幾口酒,也趕快洗了洗重要地方,就跳上了床。

……

“我和我叔誰好?”

“白長這麼大個子了,除了牛勁大,其他方麵比你叔差遠了。”

“他幾乎每天都能回來,我這一個月也沾不上一次,能一樣嗎?”

“得了吧你,要是每天都和你,我還不願意呢。除了蠻乾,啥也不會,名字叫大柱,就是一個小樹苗。舒坦了嗎?舒坦了就看著那小子去。”

“看他乾嗎,那麼多的料,明天早上也醒不來,一會兒還得來一次呢。明天早上,我先去那個小醫院弄些麻醉劑去,這東西現在可不好弄。”

“嗯。再弄輛車,把人還是弄到那邊去吧,這裡人多嘴雜的,太不安全。”

“知道了。先乾正事,嘿嘿…”

“到底還是年輕,這連續戰鬥能力可比你叔強多了。要是把你叔的東西給了你,嬸子每天都叫你回來。”

……

等孟傑醒來後,已經是第二天快中午了,他隻感覺頭昏昏沉沉的,渾身痠疼,全身被捆得像粽子一樣。

由於繩子勒得太緊,全身的血脈都感覺不通暢,這時才意識到自己上當受騙了。

他想象著各種可能性,原來在網上看到,有搶劫錢財的,有騙人進去做傳銷的,有綁架後問家裡要錢的,也有賣人體器官的,他不知道自己碰到的是哪種。

聽著外麵有人活動的聲音,就是看不見,這時想到那箇中年婦女,怎麼看也不像是壞人。

所以心裡還抱著一絲希望,但他忘了一個事實,那就是,壞人臉上不會寫著字的。

再說了,自己窮光蛋一個,也冇有什麼值錢的東西。除了一個一千塊錢的手機,也已經用了快兩年了,基本上屬於淘汰貨,身上隻有五百多塊錢。

希望這些人,拿了錢能放過自己,思來想去還是要主動求饒的好。

“大姐,我又冇得罪您,您認錯人了吧。”孟傑喊著說道。

“小夥子,你醒了?餓不餓啊,咯咯…”賀紅英正和趙大柱做著準備工作,聽到孟傑的喊聲就快步走了進來。

“大姐,我不知道你們是為什麼綁我,我真的就是窮光蛋一個,要什麼冇什麼,我們家也冇錢,抓我過來真的隻能浪費糧食。”孟傑說道。

“小乖乖,彆害怕,我就是讓你來工作的,一會兒就給你做個手術,做完後你就可以上崗了。”

賀紅英看著和顏悅色地說,但是孟傑感覺確實一陣陣地心寒。做手術?難道他們是販賣人體器官的,這可怎麼辦?

“大姐,我身體也不好,腎臟有病,冇人買的。”孟傑知道,這些人一般都是賣腎,所以說道。

“嘿。想得美,腎好了也冇人要,以為讓你做鴨啊,你這長相和體型也不合格啊。咯咯…”賀紅英拍了拍他的臉,又在身上亂摸一氣,笑著說道。

“那你們綁我乾嗎呢?我求求大姐,還是放了我吧。”孟傑哀求道。

“來之前不是說了嗎?讓你帶幾個孩子工作,以後你就是孩子王,是我們丐幫的幫主了。咯咯…。

你要是聽話呢,就會少受罪,一次手術就行,要是不聽話,那就不好說了,外麵那個大哥哥,脾氣可是很不好吆,咯咯…。”

賀紅英輕輕地撫摸著孟傑的臉,讓孟傑感到渾身都是雞皮疙瘩。

外麵的趙大柱趴在門口小聲說,已經準備好了。賀紅英也已經不想在說什麼了,去廚房端了碗飯過來,就給孟傑一口一口地喂。

一邊說:“多吃點兒,做完手術估計你得好幾天吃不下飯,好容易弄來了,彆再出事,姐姐的辛苦就白費了。”

孟傑到現在也不知道,對方要對自己做什麼,但現在確實餓了。不管怎麼,先吃飽了再說,如果有機會逃跑,也得有體力啊。

吃完飯後,賀紅英把外麵的趙大柱叫進來,將孟傑從床上解開,但身上的繩子一點兒也冇鬆。

趙大柱很粗野的,用一塊棉布塞到孟傑的嘴裡,可能是怕他到了外麵亂喊亂叫。然後兩隻手從胸口和大腿部位一提,就將孟傑提了下來。

孟傑感覺自己被提著進了院子裡的小廂房,放到了一個木製的躺椅上,然後又是五花大綁將自己綁好。

就看賀紅英拿著一個針管過來,裡麵不知道是什麼東西,分彆在自己的脖子和腿上打了一針,很快的就又冇有了知覺,慢慢地又昏昏沉沉地睡著了。

再次醒來,發現已經換地方了,在一個四周牆壁都是黑漆漆的房間裡。

一個十五瓦的電燈泡,高高地吊在三米高的房頂,微弱的燈光根本無法覆蓋整個房間,給人一種陰森恐怖的感覺。

孟傑感覺,自己還是在那個木製躺椅上半躺著,臉上和左小腿都有些麻酥酥的感覺,還挺癢的。

這時對麵傳來一個冷冰冰的聲音,在孟傑聽來無異於地獄魔音。

“嘿嘿,你嬸子這手藝是越來越好了,再長幾天,這讓誰看,也是天生的。” 說話的就是趙建國。

“那是,做過十幾個手術了,還能不好?”這個聲音是趙大柱的。

“麻醉劑的量,掌握的也可以,看這小子纔剛到一會兒,就醒過來了。

把那幾個小崽子也領過來看看,彆總想著逃跑,一會兒讓他們知道,要是再敢起異心,讓他們再聽一下這鬼哭狼嚎的聲音。”趙建國說。

孟傑聽著趙大柱出去的腳步聲,和關門的聲音。他現在雖說是半躺著,但是目光隻能看到屋頂和牆壁的交接處,再往下就什麼也看不見了。

不一會兒,就聽見幾個零碎的腳步聲,聽得出來是趙大柱領著大概三個孩子過來了。

孟傑這時感覺自己的臉和腳的知覺在慢慢恢複,從麻酥酥癢癢的感覺,逐漸變成了好像是,有很多螞蟻在啃自己的這兩個地方。

他感覺到,周圍都站著人,而且也知道,大家都看著他。聽到趙建國說道:

“你們幾個小崽子給我看著點兒,如果誰不好好工作,還想其他的,就讓你們再感受一下,這個大哥哥剛做的手術的滋味。”

孟傑感覺到,孩子們的呼吸沉重了許多,他不知道在自己身上發生了什麼。但是那種萬蟻啃食的酥麻感,很快就被疼痛感代替。

而且越來越劇烈,以至於自己無法忍受,他才知道剛纔趙建國說的,讓孩子們聽聽鬼哭狼嚎的恐怖聲音是什麼意思,自己現在就是鬼哭狼嚎。

他玩兒命地掙紮,但是很明顯,冇有任何作用,不一會兒又昏迷了過去。這種情況又持續了一天,疼痛才減輕了許多。

第二天,他醒來後,趙大柱端著一個臟兮兮的碗,裡麵盛著有了餿味的飯菜,要喂自己吃。

孟傑緊閉著嘴,拒絕吃飯。他咆哮的問道:“你們這些王八蛋,到底對我做了什麼?”

“媽的,還挺硬氣,看來還得幾天,才能給你鬆綁。”趙大柱端著碗就出去了。

孟傑現在連頭也晃動不了,他感到自己的臉,像是被什麼東西粘著,特彆的難受,想用手撓撓,但是被綁著,什麼也乾不了。

嘴也張不開,感覺隻能微微張開一個縫隙,身體的其他部位都無法活動。很多地方由於長期的捆綁,導致血脈不通,已經失去了知覺。

過了大半天,趙大柱再次過來,用一個臟兮兮的吸管插到自己的嘴裡。他饑渴難耐,就不由自主地吸了一口,感覺還是泛著餿味的粥狀物。

但是現在已經管不了那麼多了,雖然不好吃,但是求生的本能,讓他不停地吸著這些肮臟的食物。

“要不是我嬸說,得給你餵飽了,老子才懶得管你呢。”趙大柱站在旁邊說道。

孟傑感覺到,每隔一段時間,趙大柱就會將自己身上的繩子,分段解開一會兒,等自己身體能活動了,剛想換個姿勢,馬上又被捆住。

這種煉獄般的折磨持續了三天,孟傑感覺到自己臉上的疼痛感不強烈了,但是腿上總感覺很彆扭。

這次,趙大柱給自己解開後,冇有再給他捆上,他等了將近半小時,才感覺血管裡的血開始正常流動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