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白亦小說 > 都市現言 > 重返人生之低調大亨 > 第1章

重返人生之低調大亨 第1章

作者:景浩穆馨雨 分類:都市現言 更新時間:2022-09-23 09:05:20

鶴城市訥莫爾河縣林源鎮靠山村,北方一個小山村,緊靠小興安嶺原始森林,是一個有山有水有林的好地方,七月中旬的天氣還是有些燥熱,田野裡的莊稼長勢喜人,這預示著又是一個豐收年。

秋收前這段閒暇時間,每家每戶院子裡都晾曬了一些山貨,這些都是勤勞的村民趁著空閒去附近山裡采摘的收穫,偶爾也會有一些來收購山貨的販子把這些山貨收走,販賣到大城市,但這都是小打小鬨不成氣候。

在這個年代能有個副業收入,對於勤勞簡譜的村民也是莫大的驚喜。

在景浩看來,這滿山遍野都是寶,但大家都忽略了最重要的特產,那就是野生藍莓,夏秋之交是藍莓成熟季,滿山遍野都是,在這個年代資訊還是比較閉塞,大家都不知道它的價值。

景浩家,四間磚土結構草房,院牆是就地取材的鬆木柵欄。靠近村中道路一麵的房後山牆上,用白石灰寫了一排大字,“要致富,少生孩子多種樹。”白色的大字被夏季的雨水沖刷的有些斑駁。

景浩坐在院子中晾曬架下小板凳上,不停地整理著父親采摘的山貨,動作相當熟練,但如果有人走近一定會發現他眼神空洞,似在想著心事。

在谘詢行業摸爬滾打了幾十年的景浩,重生前十年就已經是一家國際著名谘詢公司的合夥人,資產數十億。

為了慶祝公司成功進入世界谘詢公司排名三強行列,公司高層舉行了慶功宴會,多年的心願得以實現,景浩十分亢奮,多年的自律被他拋到九霄雲外,飲酒如飲水,醉倒在宴席間,醒來後就來到了1988年7月中旬。

他悔恨,他傷心,他心有不甘,他恨自己為什麼要喝那麼多酒?

這真是自律了這麼多年,一醉回到解放前,人生之大喜大悲真是轉瞬之間!

年邁的父母一定很傷心,白髮人送黑髮人是多麼大的悲哀!

自己的漂亮老婆和年幼兒子怎麼辦?難道要應驗了那個笑話,自己死了!彆的男人睡自己的女人,花自己的錢,打自己的娃?人生最大的悲哀莫過如此!我上輩子這是造了什麼孽了?

真是日了狗了!我又不是窮**絲?需要重生來改變命運!我已經**絲逆襲成功了!老天你玩我?這一定不是真的,我一定在做夢。

帶著這個信念,景浩嘗試了各種辦法來回到前世,但他失敗了,他不得不麵對現實。

回想前世,這一年是自己高光時刻,高考以優異的成績考取了哈爾濱工業大學,成了他們村唯一的大學生,轟動了整個鄉裡,在那個年代,淳樸的農村人非常羨慕能吃上供應糧的城裡人,在他們的認知中,考上大學就是城裡人,將來是要當國家乾部的,鄉親每每遇到都要誇幾句,這讓景浩父母特感驕傲。

景浩的大學波瀾不驚,把心神都放在了學業上了,整天暢遊在知識的海洋裡,對身邊女同學的追求視而不見,典型的讀書讀傻了,純潔的如同一隻小白兔,現在想來,自己錯過了多少人生中的風景。

隻知埋頭走路,不知抬頭看天,這個結果就是畢業分配極不理想。景浩一咬牙考了托福,幾經坎坷,很幸運地成為出國留學生的一員。

雖然考取了哈佛大學的全額獎學金,但也隻能暫時養活自己,對家裡的經濟冇有任何幫助,父母為了給兒子攢老婆本,經常超負荷勞作,到了景浩事業有起色時,二老的身體也垮了,這成立景浩一生的遺憾,每當想起,心口就隱隱作痛。

“柱子!歇會兒!都乾一下午了,該吃晚飯了!”景浩母親孫秀華在屋內喊著他的小名。

聽著母親那親切的聲音,景浩眼睛有些濕潤,重生之前,白髮蒼蒼的母親總喜歡坐在輪椅上微笑著看著自己上下班。

景浩剛要起身,一雙小手從後麵矇住他的眼睛,尖著嗓子招呼景浩猜猜她是誰。

景浩笑著說道:“還能有誰?我家的小饞貓回來了!”

“哥哥好討厭!不理你了!”景馨拿開雙手憤憤地說道。

撚了撚手指,妹妹景馨擔心地說道“大哥!你怎麼哭了?”

景浩轉身給了妹妹一個爆栗,板著臉道:“瞎說啥呢?哥哥眼睛累的出汗了,你這小饞貓是放假了?”

“媽!大哥欺負我!”景馨一點都不怕自己的哥哥,大聲地對老媽告狀。

前世這個唯一的妹妹,隻比景浩小三歲,大學畢業後,去了深圳工作,後來認識了她現任老公趙慶,兩人很是恩愛,景浩有能力接走父母前都是這二人照顧著體弱多病的父母,兄妹感情一直很好,景浩發達後也冇有忘了妹妹一家,在他們事業上給了很大的幫助,讓他們很早就達到了財務自由。

看著景浩和妹妹開心地進了屋裡,景愛國的心終於放鬆了下來,午後景浩從縣裡回來就一言不發,一直在院中忙活著,景愛國猜測這孩子可能是高考成績不理想,心裡難過。

真怕這孩子想不開,冇敢打聽高考成績。

晚餐很豐盛,一道燉江魚,一盤紅燒肉,一盤肉炒榛蘑,幾道時令蔬菜,滿滿一大桌子,景馨很開心,滿眼渴望地看著父母,似等待命令的小兵,景浩眼角有些濕潤,父母的愛向來都是潤物細無聲。

景愛國拿出三錢酒杯,倒上老白乾,笑眯眯地問景浩要不要來一杯,景浩頭搖的如同撥浪鼓,開什麼玩笑?上輩子就因為喝多酒被懲罰從頭再來,如果再喝醉,會不會被髮送到幼兒園?

母親笑罵道:“好你個景愛國!你這是要教壞兒子?他還在上學,怎麼能喝白酒?”

父親笑眯眯地抿了一口老白乾道:“柱子已經是男子漢了!喝點酒倒無所謂,但不能貪杯。”

父親你也是重生的吧?你這是提醒我以後喝酒要節製,避免再出現重生事件?

一家人開開心心地吃過了晚飯,看著興致很高的父母,景浩說出了心中的想法。

聽到景浩要在上大學前這段時間經商掙學費,父母頓時不乾了了!嚴厲地批評了景浩異想天開,他纔多大?他當前的任務就是好好學習,特彆是上大學期後要好好學習本領,掙錢的事交給父母。

你還彆說,老爸老媽還是很有眼光的,如果當年不是老爸老媽拚命掙錢,讓景浩能心無旁騖地學習,就不能考上托福,更不會有景浩後來的成就。

但今天不同往日,他重生了!如果還要讓父母經曆前世的辛苦,他還不如找塊豆腐撞死。

看著父母激動的樣子,景浩沉默了,選擇暫時放棄說服他們,自己先偷偷地做起來,成功了纔有說服力,景浩盯上了藍莓這個水果中的王者,他要變廢為寶。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