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喻色墨靖堯 作品大全
盛寵名門佳妻 作者:喻色墨靖堯 分類: 都市 5023 人在讀
旁人大婚是進婚房,她和墨靖堯穿著婚服進的是棺材。空間太小,貼的太近,從此墨少習慣了懷裡多隻小寵物。寵物寵物,不寵那就是暴殄天物。於是,墨少決心把這個真理髮揮到極致。她上房,他幫她揭瓦。她說爹不疼媽不愛,他大手一揮,那就換個新爹媽。她說哥哥姐姐欺負她,他直接踩在腳下,我老婆是你們祖宗。小祖宗天天往外跑,墨少滿身飄酸:“我家小妻子膚白貌美,給我盯緊了。”眾吃瓜跟班:“少爺,你眼瞎嗎……”
萌妻還小,墨少請關照 作者:喻色墨靖堯 分類: 都市 2191 人在讀
旁人大婚是進婚房,她和墨靖堯穿著婚服進的是小黑屋。空間太小,貼的太近,從此墨少習慣了懷裡多隻小寵物。寵物寵物,不寵那就是暴殄天物。於是,墨少決心把這個真理髮揮到極致。她上房,他幫她揭瓦。她說爹不疼媽不愛,他大手一揮,那就換個新爹媽。她說哥哥姐姐欺負她,他直接踩在腳下,我老婆是你們祖宗。小祖宗天天往外跑,墨少滿身飄酸:“我家小妻子膚白貌美,天生麗質,給我盯緊了。”“少爺,你眼瞎嗎,明明就是一豆芽菜……”“你懂什麼,得不到的永遠是最好的。”眾吃瓜跟班:“少奶奶一直都是隻能看不能吃嗎?”“滾……”
沖喜新妻_高冷總裁寵上天 作者:喻色墨靖堯 分類: 都市 233 人在讀
生日當天,她被包婚姻嫁給了一個垂死之人。她摸了摸丈夫的臉,滑膩如脂的手感不要太好。這樣的美男子要是死了實在太可惜,於是,她趁著他還有口氣直接把他大變活人。從此,本著生是她的人,死是她的鬼的原則,她遇渣他幫她虐渣,她惹桃花他狠掐桃花。終於有一天,她忍無可忍,“墨少,你太閒了吧。”墨少隨手關燈,“老婆,努力生寶寶就不閒了……”
在墨少的心間撒個野 作者:喻色墨靖堯 分類: 都市 167 人在讀
生日當天,她被包婚姻嫁給了一個垂死之人。她摸了摸丈夫的臉,滑膩如脂的手感不要太好。這樣的美男子要是死了實在太可惜,於是,她趁著他還有口氣直接把他大變活人。從此,本著生是她的人,死是她的鬼的原則,她遇渣他幫她虐渣,她惹桃花他狠掐桃花。終於有一天,她忍無可忍,“墨少,你太閒了吧。”墨少隨手關燈,“老婆,努力生寶寶就不閒了……”
沖喜甜妻_墨少又蘇又撩 作者:喻色墨靖堯 分類: 都市 156 人在讀
生日當天,她被包婚姻嫁給了一個垂死之人。她摸了摸丈夫的臉,滑膩如脂的手感不要太好。這樣的美男子要是死了實在太可惜,於是,她趁著他還有口氣直接把他大變活人。從此,本著生是她的人,死是她的鬼的原則,她遇渣他幫她虐渣,她惹桃花他狠掐桃花。終於有一天,她忍無可忍,“墨少,你太閒了吧。”墨少隨手關燈,“老婆,努力生寶寶就不閒了……”
生日當天,她被包婚姻嫁給了一個垂死之人。她摸了摸丈夫的臉,滑膩如脂的手感不要太好。這樣的美男子要是死了實在太可惜,於是,她趁著他還有口氣直接把他大變活人。從此,本著生是她的人,死是她的鬼的原則,她遇渣他幫她虐渣,她惹桃花他狠掐桃花。終於有一天,她忍無可忍,“墨少,你太閒了吧。”墨少隨手關燈,“老婆,努力生寶寶就不閒了……”
旁人大婚是進婚房,她和墨靖堯穿著婚服進的是小黑屋。空間太小,貼的太近,從此墨少習慣了懷裡多隻小寵物。寵物寵物,不寵那就是暴殄天物。於是,墨少決心把這個真理髮揮到極致。她上房,他幫她揭瓦。她說爹不疼媽不愛,他大手一揮,那就換個新爹媽。她說哥哥姐姐欺負她,他直接踩在腳下,我老婆是你們祖宗。小祖宗天天往外跑,墨少滿身飄酸:我家小妻子膚白貌美,天生尤物,給我盯緊了。少爺,你眼瞎嗎,明明就一飛機場。
最新更新: 第4章
天降老公美色撩人 作者:喻色墨靖堯 分類: 都市 70 人在讀
“跪下。”喻色才被推搡下車,就被按著跪了下去。“磕頭。”又一聲低喝,隨即她的頭就被摁下,重重的磕在大理石地麵上。疼。伴著疼的還有血。然,押著她的人完全不理會的摁著她連磕了十幾個響頭。血,沿著臉頰滑落,流到唇角,一片腥鹹。她想喊,可是塞在嘴裡的紅色織錦讓她什麼也喊不出來。長髮被扯起,讓她隻能被迫的仰起頭看向前麵。一口紅棺,紅棺裡安安靜靜的睡著一個男人。喻色發誓,這絕對是她見過的男人中最好看的美男子了。她呆呆的看
醫妻嫁到飼養傲嬌老公 作者:喻色墨靖堯 分類: 都市 70 人在讀
“跪下。”喻色才被推搡下車,就被按著跪了下去。“磕頭。”又一聲低喝,隨即她的頭就被摁下,重重的磕在大理石地麵上。疼。伴著疼的還有血。然,押著她的人完全不理會的摁著她連磕了十幾個響頭。血,沿著臉頰滑落,流到唇角,一片腥鹹。她想喊,可是塞在嘴裡的紅色織錦讓她什麼也喊不出來。長髮被扯起,讓她隻能被迫的仰起頭看向前麵。一口紅棺,紅棺裡安安靜靜的睡著一個男人。喻色發誓,這絕對是她見過的男人中最好看的美男子了。她呆呆的看
“跪下。”喻色才被推搡下車,就被按著跪了下去。“磕頭。”又一聲低喝,隨即她的頭就被摁下,重重的磕在大理石地麵上。疼。伴著疼的還有血。然,押著她的人完全不理會的摁著她連磕了十幾個響頭。血,沿著臉頰滑落,流到唇角,一片腥鹹。她想喊,可是塞在嘴裡的紅色織錦讓她什麼也喊不出來。長髮被扯起,讓她隻能被迫的仰起頭看向前麵。一口紅棺,紅棺裡安安靜靜的睡著一個男人。喻色發誓,這絕對是她見過的男人中最好看的美男子了。她呆呆的看